基长新闻
当前位置:基长新闻>>教育>>世界上最贫穷人群,得到了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关注

世界上最贫穷人群,得到了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关注

2019-11-08 08:12:48   来源:基长新闻   阅读:4197


新一期[2019年诺贝尔奖:人们改变世界]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阿比吉特·班纳吉、埃丝特·杜弗洛和迈克尔·克雷默,表彰他们在减少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

文|谢九礼缪欣倩

诺贝尔奖的官方演讲称:“2019年经济学奖得主进行的研究极大地提高了我们应对全球贫困的能力。仅仅在20年间,他们基于实验的新方法改变了发展经济学,现已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研究领域。”

看看近十年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名单,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世界名人。即使没有诺贝尔奖得主的头衔,这些获奖者也已经非常受欢迎,如保罗·克鲁格曼、罗伯特·希勒、尤金·法玛、威廉。诺德豪斯、保罗·罗默等等。相比之下,今年经济学奖的三位获奖者的受欢迎程度不是很高。

阿比吉特·班纳吉,58岁,曾在加尔各答大学、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和哈佛大学接受教育。他于1988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根据他在麻省理工学院网站上的个人数据,他目前是麻省理工学院福特基金会的国际经济学教授。

美国经济学家阿比吉特·巴纳吉

班纳吉的印度背景很容易让人想起另一位印度诺贝尔奖获得者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他获得了1998年经济学奖,也非常关注穷人。他被称为经济学的良心。这次班纳吉获得了诺贝尔奖,这模糊地显示了一种继承。

另一位获奖者埃丝特·杜弗洛是班纳吉的妻子,也是历史上第二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女性。她也是最年轻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只有46岁。在获奖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杜弗洛说:“这表明女性有可能成功,并因她们的成功而得到认可。我希望这将鼓励许多其他女性继续工作,并让许多其他男性给予她们应得的尊重。”

法国经济学家埃丝特·杜弗洛

巴纳格和德弗罗曾合作撰写一本颇具影响力的书《贫困的本质,为什么我们不能摆脱贫困》,该书曾于2011年获得英国《金融时报》和高盛商业图书年度奖,并已被翻译成17种以上的语言。这本书讨论了许多关于贫困的重要观点,例如如何对待“贫困陷阱”。

一位著名的贫困专家曾经提到,贫穷国家之所以贫穷,是因为它们的气候、土地和其他外部条件非常糟糕。没有外来投资来帮助他们,他们自己很难摆脱贫困。然而,这些国家太穷,无法支付足够的投资回报,这使它们无法摆脱所谓的贫困陷阱。那么,应该如何帮助这些国家摆脱贫困呢?出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点。

第一,必须提供足够的外部援助,以帮助贫穷国家摆脱现状。另一种观点认为,援助应该停止,因为援助会使当地人民过于依赖外部支持,而不是依靠自己。从长远来看,外部援助对穷国不利。在巴纳吉和德洛的这本书里,两人就如何解决贫困问题提出了许多新鲜的观点。

经济学奖的第三个获奖者是迈克尔·克莱默,54岁,现任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

今年经济学奖的三位获奖者的受欢迎程度相对较低,主要与其研究领域有关。因为他们关注贫困领域,这不是经济学中的一项突出研究,公众的受欢迎程度不高也就不足为奇了。

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克莱默

然而,诺贝尔官员对他们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官方颁奖演讲说:

人类最紧迫的问题之一是减少各种形式的全球贫困。超过7亿人仍然靠极低的收入生活。每年,仍有大约500万五岁以下儿童死于疾病,这些疾病通常可以通过廉价的治疗来预防或治愈。世界上一半的儿童仍然没有基本的识字和算术技能就离开了学校。

今年的获奖者采用了一种新的方法来获得解决全球贫困的最佳方法的可靠答案。简而言之,它包括将问题分成更小、更易管理的问题,例如改善教育成果或儿童健康的最有效干预措施。他们表明,这些更小、更准确的问题通常可以通过在受影响最大的群体中精心设计的实验得到最好的回答。

20世纪90年代中期,迈克尔·克莱默和他的同事们通过实地实验测试了一系列干预措施,以改善肯尼亚西部的学校表现,从而证明了这种方法的强大。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erjee)和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经常与迈克尔·克莱默(Michael Kramer)一起,很快就在其他问题和其他国家进行了类似的研究。他们的实验研究方法现在完全主导了发展经济学。获胜者的研究成果——以及追随他们脚步的研究者的研究成果——极大地提高了我们在实践中战胜贫困的能力。作为他们研究的直接结果,500多万印度儿童从学校的有效补救计划中受益。另一个例子是对预防性保健的高额补贴,这种补贴已在许多国家实行。

这只是帮助减少全球贫困的新研究的两个例子。它还具有进一步改善世界上最贫困人口生活的巨大潜力。

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关注贫困的经济学家,这并不完全是出于人道主义原因。作为一种经济奖励,它在很大程度上与当前的全球经济密切相关。例如,2008年经济学奖被授予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因为那一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我希望这位新凯恩斯主义领导人的思想能够为全球金融危机带来出路。在过去的几年里,行为金融学已经连续几年成为热门话题。自去年以来,经济奖的方向突然改变,它被授予威廉。诺德豪斯和保罗·罗默,两个擅长增长的经济奖项。自去年以来,全球经济开始放缓,迎来了次贷危机10年后最黑暗的时刻,诺贝尔经济学奖开始更多关注增长经济学。

但是今年,全球经济继续放缓。无论是美国、日本和欧洲等发达经济体,还是中国、印度和巴西等新兴大国,都存在全球集体衰退的现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新任总裁乔治·艾娃(George Ava)最近表示,“两年前,全球75%的经济体加速增长,但现在,2019年,全球近90%的经济体将放缓增长。全球经济同步放缓,2019年的经济增长率将达到2000年以来的最低增幅”。

诺贝尔经济学奖作为风向标一直具有重要意义。鼓励经济学家通过发展经济学的影响来关注发展经济学可能会给贫穷国家提供更多的智慧。当公认的全球增长领袖一个接一个地走弱时,如果贫穷落后国家的经济能够崛起,它们可能不会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采访诺贝尔经济学奖委员会委员马格努斯·约翰逊

2019年10月14日,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奖后,诺贝尔奖委员会委员、斯德哥尔摩经济学院教授马格努斯·约翰松(magnus johannesson)在瑞典皇家科学院接受本报采访。

记者|钱缪

马格努斯·约翰逊

三联生活周刊: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三位经济学家:班纳吉、杜弗洛和克莱默。他们获奖最关键的原因是什么?

约翰尼斯森(Johanesson):关键原因是这三位经济学家将“随机实验”方法引入发展经济学领域,测试改善发展中国家贫困状况的不同方法。这种研究方法可以应用于教育和卫生保健等许多方面。

在其他研究领域,“随机测试”方法早已被使用。例如,研究和开发新药、测试新药是否有效以及进行“随机测试”已经是标准程序。然而,这种方法引入发展经济学研究的时间相对较短,但发展非常迅速。目前,许多人已经将这种方法应用于发展经济学领域的研究,以寻找一条可行的经济发展道路。

三联生活周刊:近年来世界贫困发生了什么变化?

约翰逊:目前,世界上有一种普遍的减贫趋势。我没有这方面的具体研究数据,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世界贫困现象有所改善。当然,不同的国家很难预测贫困将如何发展。因为相对而言,对贫困的研究仍然是一个新课题,仍然很难确定贫困将如何变化,政府将如何制定计划。

《三联生活周刊》:这三位经济学家的学术成果在改善世界贫困方面有哪些实际应用?这是否更贴近市民的生活,还是更有利于政府制订相关政策?

乔安森:在这一领域已经做的最重要的工作是在教育领域。利用“随机实验”的研究方法,人们对不同的教育方法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例如,一个班应该有多少学生,一所学校是否应该有更多的老师,雇佣老师时应该签订什么样的劳动合同,学校应该买多少台新电脑来帮助学生学习,等等。人们可以仔细评估许多不同的问题,然后确定哪些方法可行,哪些不可行。此外,研究人员还通过这种方法在印度进行了许多健康研究。

三联生活周刊:我很高兴看到今年又有一位女性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但是在78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中,目前只有两位是女性。诺贝尔委员会将如何促进更多女性成为下一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乔安森:我希望更多的女性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随着世界贫困状况的改善,近年来许多妇女的教育条件有所改善。如果我们看看新一代的经济学家,我们会发现有许多杰出的女性在做研究。因此,我相信在未来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中,女性获奖者的比例将远远高于现在。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赛车pk10 500万彩票网 加拿大28app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