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长新闻
当前位置:基长新闻>>娱乐>>一声“额吉”,饱含中华民族守望相助的大爱

一声“额吉”,饱含中华民族守望相助的大爱

2019-11-22 16:08:55   来源:基长新闻   阅读:3460


20世纪60年代初,一场自然灾害席卷了大半个中国,在上海、江苏、浙江和安徽等江南地区留下了大量弃婴。看到弃儿家中的大米即将耗尽,周恩来总理和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夫主席达成共识,将一些长江以南的弃婴和孤儿带到草原上,由内蒙古牧民抚养。优秀的草原牧民积极伸出援助之手,做出了“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地生活、一个接一个地加强”的感人承诺。这群由善良的草原额济纳和阿爸精心养育的汉族儿童被称为民族儿童。

真诚的情感和无私的奉献总能打动几代人。最近,“3000孤儿去草原”的传说再次上演。电视连续剧《国家儿童》正在中央电视台八个黄金时段播出,自首次播出以来一直是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之一。"这部令人震惊的电视剧对事件的真实历史更加震惊。"一些网民这样评论。许多陪同父母观看这部戏剧的年轻观众起初了解了这段历史,并湿润了剧中人物的眼睛。

更值得一提的是,《民族儿童》中的主角之一乌兰(Ulan)是最近获得“人民模范”国家荣誉称号的“草原埃吉”杜吉马老人性格的原型。那一年,年仅19岁的杜贵马承担了在江南抚养28名孤儿的任务。她是一群无私的草原父母的代表。普通民族英雄无私奉献的崇高精神是文学艺术作品取之不尽的宝库。

改写3000名孤儿的命运源于中华民族的相互帮助和草原人民的忠诚。

电视剧《国子监》由四个孩子主演,他们从上海出发,被同一列火车送到草原。有许多以民族儿童为主题的文学和艺术作品。民族儿童(National Children)发挥了长话短说的载体优势——故事线跨越半个多世纪,展示了民族儿童从最初远离家乡的拒绝和困惑到融入草原生活的心理过程。草原父母顽强的爱和无私的奉献给孩子的家庭带来了温暖。

在剧中,草原上的埃格兰和上海孤儿鱼的故事感动了许多观众。由于他们所爱的人突然死亡,这条小鱼遭受了严重的心理创伤,再也没有说话。心脏病也需要心脏药物。为了让小女孩说话,乌兰像妈妈一样照顾小鱼。小鱼渴望家庭纽带,逐渐把乌兰当成自己的母亲,甚至在梦里练习“额济纳”的发音。突然有一天,秘书为小雨找到了一个更合适的收养家庭。乌兰没有放弃,但希望小鱼能得到更好的治疗。当送走小鱼和乌兰转身离开的时候,小女孩第一次喊了一声“额济纳”。正是这个“额济纳旗”让乌兰无法放开这个小小的身影。从那以后,这个未婚的年轻女孩放弃了她的爱和事业,并照顾她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文学作品离不开艺术加工,但这种真诚的努力从未掺杂。乌兰的原型,马贵,用温柔的爱和宽广的胸怀给了长江以南的孤儿们第一个家。那一年,19岁的杜吉马被接纳到一个临时托儿所。在她结婚生子之前,她必须日夜照顾28个孩子。孩子们由杜吉马照顾,习惯了草原环境,然后被新的家庭接起来继续抚养。对这片草原额济纳来说,与孩子的每一次分离都像血肉分离一样痛苦。她说:“我从心底里爱他们,我真诚地感谢他们,这样我就能体会到做母亲的快乐。”

如果说28名孤儿的强势成长离不开杜贵马的温柔善良,那么江南3000名孤儿命运的改写则来自中华民族的相互帮助和草原人民的忠诚。《国子监》中有很多感人的场景:刚来到草原的小男孩因为适应环境而生病,牧民晚上骑了几十英里去找医生,自愿给孩子献血的村民甚至排起了长队。为了收养孩子,牧民自发地记住了《收养手册》。有些人专门为他们的孩子买奶牛喝鲜奶。草原父母知道在“民族孩子”这个词后面是更大的责任和更广泛的爱。

草原不仅养育孩子,还教会他们虚心、感恩和关爱。

“民族儿童”的故事始于民族儿童长大后,快乐地踏上家乡寻找亲人。一个人成年后回到家乡,年幼时又回到第二故乡的故事穿插在故事中,形成一个叙述点,突出了创作者对家庭关系的思考。在那些日子里,由于各种原因成为孤儿的孩子们决定回到他们的家乡,不是责备他们的家庭成员,而是勇敢地面对他们来的地方,在找到一个终生的家之后,积极地开始一段自我探索的旅程。因为,草原不仅养育了他们,还教会了他们心胸开阔、感恩和爱心。

也许,这也是为什么《国民性儿童》(National Children)会在类似的作品中找到另一种方式,从受青睐的儿童的角度出发,不遗余力地展示他们的成长轨迹和心理过程。在一个持续半个多世纪的故事中,四个江南孩子被不同的家庭收养,开始了不同的生活,但他们都毫不犹豫地走上了回归草原的道路。一些扎根于草原的人成为了富有的商人,一些成为了深深依恋人民的政府官员,还有一些是对医生仁慈的医务工作者。在草原父母的爱培育下,他们终于开始了一个值得养父母和自己的坦荡生活。

“偿还”也是全国儿童经常提到的一个词,并且用艰苦的努力和精力来实践。为了照顾六国的孩子,草原上的额济纳旗张凤仙一生中从未有过孩子。他给孩子们馒头,只吃蒸玉米。她精心培养的所有孩子都很有前途。一些人已经进入大学校园,一些人已经参军。然而,他们都选择回到草原,成为草原建设者。草原夫妇收养的国民小孩童加拉加说,虽然她是被收养的,但养父母的关爱从未让她感到情感缺失。她嫁给了一个蒙古男人,在当地花了很多钱,并与来自其他国家的孩子建立了一个“爱心基金”,帮助有困难的少数民族儿童和牧民。(张振西)

快乐十分钟 天津十一选五投注 秒速牛牛

推荐